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禁猎期

#盗猎者唐昊×人鱼方锐

唐昊对这片海域早已熟知——人鱼栖息的海洋,捕猎者的“赌场”。只要能够捕捉到一条人鱼,无论是死是活都能获得高额的回报。纵使贩卖人鱼是犯法之事,仍不影响无数寻求暴富之人向这里涌来。

如今正处禁猎期,除了盗猎者以外,这片海域重归无人踏足之洋。

唐昊正是其中一员。

但出海之际遇上了风暴,大浪将船只吞没,失去意识前的唐昊被迫灌入一口海水,模糊的视野只捕捉到一抹七彩。

这本是绝望之际,唐昊却有几分笑意。他似乎忘了自己的绝境,张口想要呼唤,却被大量的海水灌入,湿咸一瞬入侵喉管,令他终于昏迷过去。

他是被海风唤醒的,海浪与鸥鸣,算是大海的象征性声音,卷着洋流带来的杂乱气息,钻入鼻中。活着的感觉在一瞬席卷了大脑。

无际大洋中的巨大礁石,正是自己现在的栖身地。或许是被海浪恰好带到这里,但他不大愿意接受这个获救理由,在他脑中还有更好的场景,至少再多个人……或说鱼?

“醒来的第一件事,不应该感谢救命恩人吗。”自身后传来的声音,语调慵懒,再熟悉不过。

“肯见我了?”唐昊并未转身,背对着就开口询问。

“干嘛,还要怪我吗。”身后声音还是戏谑占的多,似乎根本没有在认真回答,“我可是为了你放弃了晒太阳呢。”

方锐趴在后方,眯着眼享受阳光的滋养,偏着头靠在交叠的双臂之上,满足地甩了甩鱼尾。

唐昊转身的一瞬,只觉得人生真是戏剧至极。那个身影与曾经一致得可怕,令他觉得三年的找寻像个恍世之梦。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有自己陷入冗长而恐怖的噩梦。

“方锐。”唐昊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

“你真够狠心啊。”

人鱼没有回应,仿佛已经随着暖阳陷入了梦境,唯有鱼尾随着微风摆动。手臂遮掩下的双眸,只是专心地研究礁石的纹路,却又被慌乱与意外的悲哀暴露心情。

好在藏在双臂之下,没有人可以看见。

方锐自己都没有。


三年前的唐昊,刚结束了学习,踏入了海洋的青涩身躯刚被自然不断地锻造,稍微成了型,双眸中也去了稚嫩。然而却是未完成的作品。

即使如此,唐昊依旧踏上了远洋。

他还像个找不到头的小兽,海浪与海风都能成为吞没他的巨兽,强大的力量将他震得无法反抗。一场暴风雨将他的船吞噬,在狂风暴雨的洗礼下,再好的水技都失了效。他只记得沉睡前一秒一闪而过的鱼尾,在照射进的稀少阳光下闪闪发亮,五彩斑斓。

“醒来第一件事,不应该感谢救命恩人吗。”人鱼打断了醒后的唐昊对天堂的胡思乱想,颇有兴致的逗着难得可见的人类。

以捕猎人鱼作为生存技能的唐昊,在见到人鱼的一瞬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他一摸腰间的工具袋,却空无一物。

“别想了,我丢掉了。”人鱼享受着冬日温和的日光浴,连语气都多了几分懒散,“乖宝宝不能用这些东西哦。”

“……喂,你叫什么。”唐昊警惕地后退两步,开口询问。

“我?我叫方锐。”人鱼支起身子,赤裸的上身白皙得像女子一样,令唐昊别扭地转开脸。

人鱼本就是貌美的种族,但方锐的面容反倒不是那种美到失真一般的天使,算作清秀更好。整张脸最添彩的就是那双杏眼,灵动得很。

但说清秀,也是唐昊这种小孩子抵抗不了的模样。唐昊捂着眼睛自我介绍道:“我叫唐昊,多谢。”

作为救礼,唐昊决定放过这条人鱼,然而当他决定启程之时,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船只,连块木板都没有。

“别想了,没有我你根本不可能回到陆地。”方锐沾沾自喜,似乎还有几分骄傲。

“……你要送我回去?”唐昊放弃了游回去的愚蠢想法,坐会刚才的座位。

“不是有句话吗,救人救到底。”方锐的鱼尾拍了拍礁石,“我就勉为其难送你回去吧。”

然而信誓旦旦并没有用。当方锐意识到,人类不能长时间潜入深海之后,他就开始沉默。

人鱼是海中速度最快的种族,不代表抱着人在海面上也很快。

艰难抵达后,又在唐昊的感谢餐中拜倒的方锐,狮子大开口要唐昊提供一年的点心。


几个月过去,习惯了每天送餐的唐昊,今天却没有在老地方见到熟悉的身影,却听见礁石后面传来闷闷的回应。

虽说是赶他回家,唐昊却不为所动,反而直接绕到后面,将受了伤的人鱼逮了个正着。好在肩部与腹部的箭伤都不深,唐昊平常上药消毒熟练得果断,现在却笨手笨脚的折腾了半天,将方锐的腰活生生缠得胖了一圈。

在方锐嘲笑声中的唐昊,却发现自己看到方锐受伤的心情,似乎紧张得超过了一般朋友。

唐昊花了一个月时间确认,一个月时间准备,终于忐忑地开口表白。

方锐愣了愣,却是笑得灿烂。

他说:“再等等。”

之后唐昊再也没见过他。

方锐送来了信,是湿漉漉地沾满了海洋味道的信。但唐昊没有看,当着信使海鸥的面将信丢入了海中。

他一遍遍地出海,回到当初的礁石,等着有一天人鱼能够回来,但是两年过去了,方锐好像太沉得住气了。

他说的等等,好像唐昊等得快不耐烦了。

最后唐昊再次开始捕猎,当做一切只是一场任务的游戏,又一次向远洋进发,却是逃避般不再驶向相遇的方向。但世界在和他唱反调,三年不见的人鱼,又一次以相同方式见面。

好像还是,毫无内疚感的。

“你说的等等,如果是十年,我等不住。”

“我只是……”方锐欲言又止,终于说出了理由。



“我只是,还没攒够换尾的钱。”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了吧!!老子就是不虐!!!专注傻白甜一百年不动摇👍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