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林方】不许动,警察! 3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带唐昊玩的……我题目写唐林方我也很虚的,可是唐昊真的没地方出场……
#它好像是用来搞笑的,其实我也想写正剧向……对不起!!



叶修领了苦差事过来“迎接”方锐,倒也没什么想法。天台风够大,抽根烟呛得他没忍住咳了两声,没想到方锐上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不是得病了吧看你虚的……”方锐虚情假意地帮叶修顺了顺气,一脸慈祥看着叶修,老父亲作态摆得很正。

叶修不动声色,对着方锐吐了口烟,呛得方锐咳得比他还严重。

“你们家方锐身体有点虚啊,回去看看中医调养调养。”叶修举了举烟跟林敬言示意,口气跟隔壁家亲切老王一样。

方锐磨牙,方锐竖了两根中指,方锐——

被林敬言按头推进了电梯。


“嘉世的老江湖你也敢呛。”林敬言摇了摇头,按下了“七楼”的按钮。

“我那不是顺口嘛……”方锐挠了挠脑袋,“怎么,叶修不跟着下来吗。”

“人礼仪小哥迎接来宾震场呢。”

“也不怕吓走雷霆的小妹妹……啧啧啧。”方锐来了兴致,“哎你说,下次我去外边接人怎么样,我也举根烟装个愁苦脸,满脸岁月那种。”

“你也不怕吓走小妹妹是吧。”林敬言帮他顺了顺乱毛,也算做好对外形象,顺便正了正领结。

“你这跟酸溜溜的主妇帮老公整理似的。”方锐嚷嚷着也不知道压低点声音,电梯门滴一声打开,然后外面就是张佳乐一声口哨。

……方锐微笑着眨眨眼看向林敬言,林敬言和蔼地看着他。

张佳乐看着他俩,拍了拍手掌:“醒醒这对夫妻,在外面注意点孤寡少年好吗。”

然后林方二人一起和蔼地看向张佳乐。




张佳乐心很虚,要不是孙哲平来得及时,他不被方锐挠死就被林敬言整死,他顺了顺心跳,一种劫后余生一般的幸福感。




叶修接完了来宾,象征性地咳了两声示意安静,两声过后,这场形式会议也没什么他的主场了。他叼着烟坐在嘉世席,看着却像哪个其他家的来宾。

这场作秀本来就没老人什么事,也就卖给他一个面子刷刷脸,他也看的很开。

其他人倒是有点替他不值,尤其是方锐,看着孙翔都想上去捂嘴,哪来的愣头青,狂得跟意大利黑手党老大似的,讲的话叶修听了都害怕——也不是说他没实力,就是还太年轻,冲劲过了头跟不要脸似的。

方锐全程半神游,看看嘉世几个高层,也是尬着脸。

“啧啧啧,你看那三个青菜脸。”方锐凑在林敬言耳旁讲,声音倒是不小,该听见不该听见的全听见了,一瞬间会议室此起彼伏的咳嗽声让方锐以为来到了哪个感冒症状研讨会。

“你给呼啸留点脸,算给头留点面子好吗,我都怕他参加会议被侃哭。”

“你还怕他哭,他平时假哭说自己穷不给发奖金还少吗。”方锐终于知道压低了声音,但林敬言的咳嗽声突然多了起来。


张佳乐看了看对面那对咬耳朵咬得不顾孙翔面子的都觉得羞,想找孙哲平啧啧两声发现对方倒是听得很认真。

“怎么,你看孙翔怎么跟看孙子似的,你私生子啊。”张佳乐多年会议偷偷聊天的技巧,淋漓尽致,什么咳嗽声都没有。

“去。”孙哲平给了他个白眼,“我就看他这势头,想起最开始的时候了。”

“是吧,你当初也这么傻我跟你说。”

“你还来劲了是不,会议笔记做了没,回去打算继续网上搜模板?”

“哪能啊,头精得跟什么似的,我怀疑他当初抄模板抄的比我还多。”张佳乐抱臂听着孙翔分析国内市场,倒也听出了点名堂,“行啊嘉世,哪找来的好苗子我怎么没听过。”

“哪个小家族挖来的吧,大家族的新人哪来这股傲气,早被前辈压一头压得没脾气了。”一边的黄少天也停不住嘴了,他耳朵尖听着旁边百花嘚啵嘚啵可久了,“我看这就是老嘉世最后的一次翻锅机会了,你看看嘉世这几年什么垃圾业绩,呼啸都比他牛逼了好吗。哎最近呼啸也是啊我听他们那的条子有点动静了……”

也是方锐耳朵没有十米长,不然早就过来剪刀石头布solo定输赢了。

张佳乐舒了口气。



老家族都知道孙翔的个人秀不是会议主旨,听听就过了,跟老师看学生的结业作品似的,真正的都在后头,叶修私下提的,国内警察的活动。

小家族走了大半,雷霆倒是知道点内情想留下来,不过资历还没够进来这圈子。

肖时钦摇了摇头——还是得再等几年。



叶修在高层散光了才起身,习惯性似的又坐回原来的主位,这是老家族几人才看出点几年前的样子。当时的嘉世意气风发,叶修坐那就一根定海神针,国内形势也没乱,蛋糕不算大却也够分。

如今叶修到了次位,霸图都有点一家独大的模样,轮回蓝雨微草,一个个冒尖似的。

“回忆什么呢。”叶修终于才开口,“开始吧,讲讲你们那边的动静。”

“你不先开口吗。”张新杰倒是很稳,“让我们听听发起人的想法吧。”

“……唉。”叶修扶着椅子坐正了点,“就我之前说的那样,蠢蠢欲动,不知道是不是那上头下什么指令了,嘉世还没收到内线的情报,我才想听听你们的。”

“霸图也一样。”韩文清开口,只说了一句。

“嗯……呼啸这边动静有点大,听下面的说晚上巡逻加强了,小打小闹也开始管了。”林敬言接着霸图的话,“之前两方心知肚明,不上报的事情哪有上来管事的,我觉得是真的有点势头了。”

“是是是,我看那些个小新人一个个凶巴巴的,当初蔫着多可爱啊。”方锐跟着点头。

“百花这好像还没什么动静。”张佳乐挠了挠头,不确定地看了孙哲平一眼。

“是,还没动静。”孙哲平跟着接了一句。

喻文州等其他家族说了一遍,才道:“片区的尝试吧,看来是有大动作了。”

“废话。”王杰希四平八稳地回话。

“那个……我好像有听到点东西。”高英杰是跟着王杰希过来认认巨头的,还有点怯生,“之前反跟踪两个警察,好像是说警察局开始各地之间调动警力了,后面的话听不太清……之前没太在意就没说,今天才知道各地都有……”

“不错啊不错。”方锐跟顺毛似的顺着高英杰的话夸了两句,看着高英杰跟小猫小狗似的眼睛亮了亮,不忘回头偷偷笑了笑。



林敬言看着方锐比口型说“可爱”,无奈地叹了口气,向他指了指叶修。

方锐了然。他不给孙翔面子,是因为嘉世开始衰了;叶修不一样,那是真的让他服气呢。

他正襟危坐,看着叶修又叼了根新烟。

“沐橙上次也说警力调动,不过她没听到是全国范围的,以为是小范围的活动,我们都没在意……”叶修低吟了一会,“我知道了,我会继续留意这方面的。”

“那么各位,留下尝尝嘉世的食堂?”叶修起身,面上没半点挽留的样子。

“算了,蓝雨食堂今天有加餐。”喻文州明白地接话,拉着不想给面子的黄少天出了会议室。

“我们也加餐。”张新杰倒是说的实话,看韩文清也没留下来的意思,一句话说完两个人也走了。

最后也就方锐不要脸地坐着等吃饭,林敬言没办法,抱歉地笑了笑。

“没事,小孩子嘛。”叶修明白地点点头。

“去。”方锐翻了个白眼,“那不是你跟我说让我最后留下来跟你谈事情。”

“说吧,什么事非要跟我私下聊。”方锐一副痞子样跷着腿。

“哦……谈恋爱免谈,我今生已经决定男的非林敬言不娶了。”

——然后是来自林敬言爱的大嘴巴子。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