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东西方差异根本不影响谈恋爱!

#西方狼人锐×东方道士昊




也许是见识少吧。

方锐想。

不然怎么会一大早就有人穿着奇装异服站在自己门口举着个盘说要收了自己,隔壁的桃花妖出来的时候却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建国以前的大妖就是比较稳重呢。

他尝试着靠这个理由说服自己,然后将门关上。

万一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呢。

方锐心平气和地再次打开门,板着脸的道士小哥连罗盘都没收起来。




“你是什么种类的怪?”唐昊看着罗盘上奇怪的卦象,“不是本土的吧。”

中国道士就是不一样,混了点西方血统都能闻出来。

方锐虚心听讲:“对对对,我外国来的,体验一下中国妖怪的妖生。”




方锐的身份比较特殊,他的祖辈上混了西方狼人的血,导致东方的狼妖血统不纯;再加上建国以后不准成精,方锐父母一思考干脆给他妖籍上填了英国落没祖辈的籍贯。

为了英得彻底,方锐小学二年级就转到英国狼人的特殊教育学院。中国的小学二年级生,听听这是什么概念。学院里各位英国小狼人不到三天就俯首称臣,方锐混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但妖啊,不能忘本。方锐刚成年便马不停蹄地回了中国。

但作为一只混血小妖,方锐时常感觉自己跟大妖们格格不入。



比如说现在吧,真正的大妖都不动声色,具体看隔壁活了五百年的桃花妖。但像方锐,他就比较虚了,他虚得尾巴都收不起来,耷拉在身后不住的颤抖。

幸好,唐昊的罗盘是中国本土妖怪限定,能抓外国妖精的太贵,他买不起。

但唐昊一思索这不划算,自己搭了一百多的车费才找到这只妖怪,结果收不了。没钱上哪住,回山里?

二愣子唐昊把罗盘收了,张口便惊天地泣鬼神:“我住你这吧。”

方锐第一次见直肠子,没收住表情,给唐昊来了个亿脸懵逼。

总而言之,唐昊没能住进来。



但当方锐美滋滋地下楼选购食材,他在收银台后看到了眼熟的道士小哥。

他是不是爱上我,想尽一切办法接近我。

方锐狐疑地将50元大钞递上,狐疑地将0.8的找零收到零钱包。在此过程唐昊一个正眼都没看过方锐。

……哼,花心的臭人类。



唐昊被早上的自己傻到,不是很想认识方锐。但当他提前领了今天的工资站在便利店门口吹风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

生命和面子不能两全。

为了让自己有一个稳定的住所,唐昊还是冷着脸敲响了方锐家的大门。

方锐经历了感情的大起大落,打算今天泡个脚早早上床迎来崭新的一天。然后当他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后,花心的臭人类站在门口。

还是那张臭脸。



那方锐能怎么办,还不是像个父亲一样把他原谅?




总而言之,唐昊终于住进来了!

靠着便利店内部人员购买东西打9.5折的优惠。




东西方差异终于向唐昊伸出了魔爪。

当他早上起来看到面包鸡蛋加培根,唐昊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最后还是方锐撑着肚子吃下了唐昊的那份,并且任劳任怨为他下楼买了一份中式早餐。

——看来唐昊的臭屁性格也开始向方锐伸出魔爪。

不仅如此,方锐的“”不忘初心保持野性,每周一次生肉”计划在进行到第87次时,唐昊的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你们外国妖都这样吗。”唐昊眼中的神情仿佛在看一个智商未开化不知道火烤食物的种群。

“……不,只有狼人这样。”方锐挣扎了一下,还是为外国的妖怪保全了名声。

他仿佛看到唐昊头顶的“好感度-99999”。



即便是这样磕磕绊绊,两人还是将就着过了下去,方锐是为了平摊租金和9.5折的会员卡,唐昊更明显了,就是为了找个便宜的房子。



这日,正当十五月圆。唐昊没在五点半准时看到方锐,回家后连灯都关着。他摸索了一下开关将灯打开,只看见方锐的房门紧闭。

唐昊犹豫着敲了敲房门,只听见里面响起了东西翻倒的声音,随后是方锐烦躁的回应。

“别靠近我!”方锐的声音有些焦虑,又凶狠得没有半点迟疑,“滚!”

唐昊第一次被这么喊,甚至还是被平日那个笑嘻嘻的小傻子这么喊。他不仅有点难受,还很生气。

他唐昊过了十九年,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唐昊不仅不离开,反而抽了张移形换位符,符上咒印复杂,是张大符。唐昊抬手念咒应声一扬,自咒上发出的光芒吞没了他,光散便已站在方锐房内。

方锐房间的门窗都紧闭着,窗帘是厚实的布料,此时被拉上后,整个房间阴暗得看不见任何东西——除了一双绿色的狼眸,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

唐昊放轻了呼吸,仿佛听到了兽类的喘息声。

方锐没有对唐昊的突然出现做出任何反应,甚至一动不动,那双眸子只是紧盯着唐昊,似乎只要唐昊稍微做出一点举动,他就将冲上去撕裂那个看起来单薄的人影。

狼的双眼在黑暗中,依旧看得一清二楚。




但还不等唐昊有什么动作,那双绿眸又突然紧闭上,方锐似乎在与兽性抗争。黑暗中他能听到方锐挣扎的细微响动,甚至还有绊到椅子后摔倒的巨响,即便如此挣扎的声响也从未停过。唐昊还未来得及给自己上一道夜视符,可尽管如此他也能感受到方锐的痛苦,就仿佛与不可视的敌人扭打一般。

等唐昊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道士而非普通人类,并给自己上了一道夜视符,他才看清了方锐的动作。


——方锐从刚才到现在。

——一直在用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



唐昊的心脏似乎骤停了几拍,是直面野性与理智抗争的震撼,也是对眼前半人半兽的惊叹。他看见方锐的面部已经兽化了一半,狼的凶狠与人的柔和在竞争。他的脸正在抽搐着,似乎两个灵魂正在争抢一个身躯,在僵持不下。

方锐在挣扎过程中转眼又看到了身边多了一个人类,这心下一惊让理智落了下风。唐昊亲眼见证着兽化的进一步蔓延,如同快速增长一般,他看着方锐的脸型逐渐趋于狼,又看见方锐脚步踉跄,像开始稳住了心绪。

“你来干什么!你有病吧!”方锐咬着牙咒骂着该死的狼人血统,“这该死的狗屁西方血统,狼妖就没这种狗逼事情!我下辈子一定要投胎到一个纯种狼妖身上!”



这听着格外的像女生的大姨妈期。



唐昊沉默了一会,挥手召出一只笔,拾笔静心,伴随着方锐的低沉嚎叫在空中书写出一道悬浮的咒印。

然后“啪”一声,咒印飞也似的打入方锐额头,兽性如同退去的潮水一般,瞬息便消失不见。


……

方锐觉得自己十几年来每个月的痛苦都像吃屎。

他受符咒影响说不出话,不然第一句一定是操他妈。

操他妈的月夜,操他妈的狼人血统……操他妈的唐昊!!!看着他挣扎了五分钟才动手救他!!!!



唐昊慢条斯理地将笔收回,然后念了个短咒解放了方锐。方锐警惕地等待兽性的袭来,却发现一点变化都没有。

方锐迟疑地往窗边挪了挪——没反应。

方锐大胆地掀开了一点窗帘——没反应。

方锐放纵地将窗帘拉开——屁点动静没有。

“别傻了。”唐昊看智障一般看着方锐不亦乐乎地将手伸到月光下又缩回,“我压制了你的妖性,你没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妖性没了还能感觉出来的吗。英国的学院没教过这个骚东西啊。

方锐迷茫地站在唐昊面前,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狼耳和狼尾已经收不起来,露在外面摆动。



唐昊开始对西方教育产生怀疑。



“这不对啊,东方道士怎么能压制住西方的血统呢。”方锐跟在唐昊后面屁颠屁颠地请教,“你们这么牛逼的吗。”

“哼。”唐昊表面不动声色,连嘴角都没上扬一点,但他的内心已经情不自禁地骄傲起来,“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那你能让遥控器自己按吗。”方锐猴儿似的跳回沙发上兴致勃勃地等着唐昊帮他操控遥控器,“我想看金鹰卡通。”

唐昊为了装逼,做了。



“昊哥儿!我进被窝了不想关灯,你帮个忙呗!”方锐在房间里扯着嗓子大喊。

唐昊保持冷静,咬着牙恶狠狠地打开房门冲到方锐房里关掉了开关。



“昊……”

“闭嘴!”唐昊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方锐。

“凶什么,问你吃什么而已!”方锐委屈巴巴地怼回去。


“昊哥啊……”方锐又喊了一句。

“今天吃火锅吧。”唐昊以为又是问晚餐,随口一答

“谁问你这个啊!”方锐理直气壮地说完,又开始吞吞吐吐,“你……你住多久啊在这……”



这是个好问题,唐昊开始想要不要住一辈子了,毕竟有人做饭的日子还挺舒坦的。

嗯……狼人也挺可爱的吧。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