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移木

#不知道写什么tag,反正我喜欢唐方!!!!

#这叫be吗?这不是吧……不管了!!!

唐昊是个死脑筋,这个世界翻来覆去怎么变,他脑袋里那根筋说了这么走,他就这么走。大不了撞南墙,死了也就见棺材。

他哪有怕的道理。

他是唐昊啊。

对方锐,唐昊自觉这种伤敌自损的办法也可以。

强扭就强扭,瓜不甜他心里甜——这叫爱吗?不算吧,他做不到大方让方锐追求幸福;这应该叫喜欢吧,固执又敏感,情绪因为一个人起伏。

只要他对上方锐的双眼,他就知道这辈子栽进去了。

那双眼睛里谈不上星辰山河,顶多倒映一片天空,容纳进一只掠过的鸟雀,然后转头时,再收入一个“唐昊”。

然后方锐一般会友好地笑笑,再灵动地眨眨眼,看似几分讨好,往唐昊心里的平静再抛几粒石子:看似微不足道,却引起久久涟漪,打乱他所有决定。

唐昊不是会隐瞒的人,只要他确定心情,他就随时准备就绪。比如现在,方锐对着唐昊递过来的包装精致的礼物,他并不知道如何应对。

“今天……不是我生日……吧?”方锐翻来覆去找不到一个写上礼物名字的地方,试探着抬眼询问,那双眸上挑着对着唐昊,配着露出的白皙颈部,将大小伙惹得心态不稳。

“想给你的。”

唐昊说不出口什么腻歪话,就说了四个字。

方锐很配合地收下,并且对着唐昊随意比了个心,动作是没动脑子的,但往唐昊脑子里滚一圈就是性暗示。






唐昊的性取向和他的其他特点不成正相关,那怕他性取向弯到九曲八弯,他的审美依旧继承直男的标准配置。比如他挑的艳红色手链,方锐不知道要怎么处置,只好咂巴咂巴嘴往手上一套——新配饰。

唐昊第二天看,心里是很美的,夏季微热的天气,方锐慵懒地抬手拉拉袖口扇风,手链扣住纤细的手腕,和他漂亮的指尖一起勾住唐昊的视线。

但立马,队友就嘲笑了这串大红大紫。

“干什么干什么。”方锐毫不羞耻地反驳,甚至带着几分沾沾自喜的神情举着手链,“唐队的眼光,大师之作!你们懂个屁!”

唐昊和方锐哪有到送礼物的关系。

但队友揣测三分,谁也没想到唐昊喜欢这型的,一点八卦都没传出来,顶多给“唐直男”的传闻多添一点料。


要这个人不是方锐,这种几分小骄傲的表情和炫耀的举动,唐昊就可以期待一下两情相悦的美好结局了。可这个沾沾自喜的是方锐,他可以是真的喜欢,也可以是猥琐流的演技。

可万一呢。


移木所守之路上有多少个不计后果前行的尸体,他唐昊没准也要当其中一个。说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方锐这小贼猫,他别说退一步,转头看个鸟再回头——没了。

毕竟方锐不是死脑筋的傻子,只要一不对劲他就后撤,从不做无谓的牺牲。

但唐昊是。

他对方锐,对所有事,都是这样死较劲的傻子。



方锐再傻也能感觉到最近的唐昊不对劲,自恋如他早已无数次猜测唐队对他的心思。没准唐昊就是对他存了什么龌鹾念头呢,他这么好看。

方锐心里头乐乐,没当回事。

因为这并没有用,他知道他俩的喜欢不能这么简单——他们都是男人。唐昊是个直脑子,他方锐肚子里多少弯弯肠子拍个片都数不清。

喜欢不一定能在一起一辈子。而方锐不喜欢玩玩和随便,他一定要和一个人从一开始牵手,然后一辈子不松开。他不知道唐昊可不可以,也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

……谈恋爱真的好难!

方锐恨恨地磨牙,对着上帝竖了个中指,作为纠结了四分之一个人生的回礼。



但方锐的几分别扭还是让唐昊感觉到了,意思就是“我方锐已经觉得你好像是喜欢我了”。

唐昊一点犹豫都没有,甚至有些急促。他在方锐显露出迟疑、试探神情的第一时刻,很平淡地对方锐说。

“我喜欢你。”

楼道没有风吹叶动的声音,更没有鸟鸣云过,一句话就是一句话,平白地说出来之后,就好像一溜烟没有了一样,方锐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真是存在。

“我也喜欢你啊。”方锐躲闪了个眼神,打着哈哈想要掩饰一样,“我还喜欢楼下便利店的店员小姐姐呢。”

“方锐。”

唐昊很平静地打断:“我喜欢你,你听明白没。”

哪能不明白,一清二楚。

“你能不能别喜欢我。”方锐为难着询问,“我哪里好了,我这么邋遢。”

“我不喜欢打扫卫生还不会做饭,最喜欢打游戏看电视,跟我在一起很累的!”

“呃……我还不喜欢洗澡……靠!什么表情!我说真的!”

唐昊一点表示都没有,他看着方锐自己数自己的缺点,掰着指头低头数数的样子,可爱得他想凑上去亲亲他。

然后他就真的凑上去,亲了亲方锐的额头。温热的唇腹蜻蜓点水一样贴在方锐的额头,然后迅速分离,只有身体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才让方锐感觉到真实。

“……你就一定要喜欢我吗。”方锐不死心地询问。必竟唐昊再继续,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拒绝了。

毕竟他还是很期待一场恋爱的。


“退一步海阔天空,无数漂亮小妹妹喜欢你呢!”

“关我屁事。”

“为我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很不值的。”

“关我屁事。”

“……唐昊你神经病吧,你就一定要死不回头是吧!”方锐急了似的大骂,甚至狠狠跺了跺脚。

“对啊。”唐昊一点没动摇,“大不了走上三天三夜,死在里头算了。”


他哪有怕的道理。

他可是唐昊。



传说有树名曰移木,通身碧绿,守着一条石径。来往赶考的人,若是不退不回,就会迷失在无尽的石径中死亡;若是有一刻后退,便能寻回正道。

故事是用来教人退步,可唐昊没学会。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