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灵洋]欢喜 片段

#青春疼痛文学体,简称矫情体
#就让我装这一次逼吧求求你们了。


李英超对于喜欢与爱的概念是模糊的,在他十七年的岁月,他期待过躁动夏季里第一口冰西瓜,和在此之后的第一场雨,唯独没有为任何一个人加速过恋爱的心跳。所以他第一次遇见李振洋时,他只会承认自己喜欢这个从头到脚都将他激得指尖发麻的哥哥。

不得不说,李振洋是个多情的人,他能对尚好的天气作一次喜爱,也能对窗外闯过的一朵云露一次笑。当然,对于他的小弟,他也从未吝惜过疼爱。

可惜他自己所谓兄长的关爱,和所谓慈祥的笑,换到灵超眼里,全都由恋爱滤镜替换成慵懒又惑人的轻笑,连一个眼神都夹带着情意,抿嘴是含着半分甜味。

灵超将手中的一瓶气泡水开了瓶,第一口的三分甜腻与跳跃,余味过后的一点清甜,在嘴中炸裂出一场轰轰烈烈的暗恋。

他在失迷的尾巴里转眸看了一眼手中的瓶身。

——是Badoit。

然后余韵里一点的涩意由舌尖蔓延,与此时随意瘫坐在沙发上的木子洋,给他的大脑最后一次刺激。

再等一场雨吧。

灵超小心翼翼地对自己说:

再等到一场雨,就能把所有的欢喜和热烈都淋湿成坚定的爱。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