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林方]还没想好叫什么

#跟在之前《初识》之后的

#好像无意识收到了攻壳的影响,写完回头一看好眼熟………算借鉴了攻壳部分设定吧!




大清早被敌人(预备役)堵在拐角,自然给不出什么好脸色。方锐眯着眼不着痕迹退了半步,给了个不算友善的表情。但他至今还没真情实感地跟谁摆过脸色,预想的凶煞半道就摆成奶凶。

林敬言见他警惕的模样,只觉得好笑——像是什么破釜沉舟破罐破摔的奶猫。

看着林敬言探手伸向上衣口袋,方锐倒想趁机跑了,却只能攥紧拳头,谨慎地防备。

林敬言面色如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方锐看着倒是有几分眼熟,只不过这皱痕看起来就是被揉成废纸团差点进回收站的模样。




“嗯……青瓷楼?”林敬言慢条斯理地校对信息,不忘抬眼看方锐反应。

方锐脸色一僵。

“秋霜?”林敬言带了点笑意,贴心地将纸片转了个面对向方锐——正是方锐的狗爬式字体。

方锐脸色一沉几乎如同便秘。

林敬言还觉得不够,恶趣味地补了一句:“还是头牌?”

方锐……

方锐顾不上什么实力悬殊,真就狗急跳墙冲上去拳打脚踢要咬人了。


林敬言8岁开始进行机体化改造,如今的融合度之高可以在星际间称上个“最”。都不用等林敬言下命令,方锐的指尖一触及他的肌肤,机体便自动展开附着。方锐受了惊,缩回手撤了两步。

“哟,人机混血?”方锐打量了几眼林敬言,惊吓后就转变为颇感兴趣,“看这机体化程度,高级人类啊。”



在机体化手术刚问世时,这种话无疑算得上歧视。各类学家对此争论不休,仿佛世界灭亡人类尽头,最后在社会普遍浪潮中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机体化身体。至此,人机混血反而成为一种自嘲。

但不得不说,当一种明显带有主观贬义色彩的词被定义为幽默,原有含义造成的一切影响,都会被无限谅解并淡化。

索性无论是方锐还是林敬言,他们生得都比较晚,也无所谓早已变了味的词。



“纯种人类?”林敬言也不见得生气,跟着回了句调侃。

的确,在这个时代一点机体化都不做的人类反而更为少见,顺理成章变为更多人口中的“异类”——大多都集中在这九州星了。

“……找我什么事?”方锐没继续垃圾话,皮笑肉不笑地挑着眼对上林敬言的眼神,抬上手里的烟杆将林敬言捅远了几厘米。

看对方这云淡风轻的样子也不像是来要他命的,“有余地可周旋”几个字对方锐来说,就等同于没危险。

“早饭吃了吗?”林敬言答非所问,开了导航当着方锐的面开始搜附近的食馆。

“没吃,你要是想请客咱们就去一品楼吃。”方锐挥手遮了对方眼前的导航,领着林敬言便往外走。

“方家曾经与林家也是世交。”林敬言跟在人身后散步,不忘套套近乎,“差一点我们就是竹马之交。”

“地球当初还是一个呢。”方锐背着林敬言翻了个白眼,“差一点就不炸了。”

好一个嘴贫的小少爷。林敬言跟在身后把玩着手里的纸片,心头倒是有些想法成型。

“你看起来不知道我身份?”林敬言玩味地开口。

“我猜猜,联盟主席还是和平大使?”方锐把玩着烟枪,烟杆上的浮雕被抚了个来回。

方锐倒是知道他这是林家人,第一次见面军装上的勋章他认得出来。只不过在他看来,林家人的名头也不过就是“另一个地盘的地头蛇”。

“……我是主星左翼银狮的准将。”林敬言难得以炫耀的口气跟别人介绍自己的军衔,甚至觉得自己像求偶时招摇的公孔雀。

……方锐脚下步子一个踉跄,被林敬言扶着勉强站稳。


我的乖乖。

方锐情不自禁盯着林敬言扶他的手。

这可是操纵着银狮级机甲的神手。





“你上次……怎么待在叶修店里。”林敬言看着步子有些虚浮的小孩,似是不经意地询问。

叶修,军方身份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修情报师,简称他俩拉线的媒人。

毕竟,没有叶修莫名其妙地放鸽子,林敬言也遇不上方锐。

“借他情报网找个原动力购买渠道,顺便给他看两天店。”方锐边回应边瞥了几眼林敬言,心里痛骂着每次报道都不给准将正脸,专门放其光辉背影的媒体。




“那什么……林准将,我也就卖了一两只木兽,没触犯什么联盟法律……吧?”方锐转目一想自己外流的背影照,为自己辩解了两句。

“当然没有,只是军方也想……”林敬言轻笑一声,“买你一两只木兽。”




方锐,方家幺子,继承了方家的机关术式。

他口中一两只木兽,拎一只出来都能跟铜狮级机甲打个来回,若不是军方监控着木兽的销售,确保买家背景可靠,方锐连一两只木兽都卖不得。

“……哈哈,军方连银狮级机甲都有,我们方家小小木兽算不上什么。”方锐听完反倒心头一惊,干笑两声掩饰不安。

九州星与联盟其他星球脱节,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九州星的古族所持术式与机甲不同,难以融入。这术式放别人嘴里叫落后的封建技术。再加上联盟大肆宣扬机甲术,刻意打压,术式学习人数越来越少,最后被迫转为家传祖业。

这打压的意图也昭然若揭,就是企图减少核心技术的掌握者,避免木兽成为第二种机甲,危及联盟主星机甲家族的利益。

如今联盟透露出要购入木兽的意向,明面上是良心发作要扶持术式发展,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打算吞了这一派别,彻底让方家成为联盟的爪牙。

“我还没听到什么吞并的消息。”林敬言老狐狸,哪里没看出来方锐的想法。像方锐这种家族宠着长大的建造师,别说表情控制了,根本就没有想要去掩藏。




还没,只是还没。

方锐纠结三分,悄悄掏出通讯器给自家老爷子发了个消息。林敬言看在眼里,不加阻止。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此时,方锐和林敬言已经坐在一品楼的雅间等待早茶。

“主星倒是很少见这么别致的九州风。”林敬言难得见这般的食楼,多打量了几眼装修,品出几分雅致。

反倒是坐在椅子上没个正形的方锐,看出来已无所谓——这一品楼他从小吃到大,这道菜换个主厨他都尝得出来新主厨的风味;至于什么九州风,那也是他天天见的普通玩意儿,反倒不如林敬言的机体化有意思。




方锐这么想着,凑近了林敬言戳了戳对方裸露在外的手腕,机体立马反应将肌肤覆盖上机甲。

林敬言见他玩得起兴,也饶有兴致看着方锐等机甲褪去再一次触碰他的肌肤,对方的表情如同在看什么新奇的生物

“唉,这蛮累吧。”方锐玩了几回又没了热情,话题转为八卦,“听媒体说你可是八岁就开始机体化什么的。”

林敬言倒是很少听到有人对他说“蛮累吧”,反应了几秒才回应:“还行,不是很疼。”

“这不说疼不疼啊,就是……”方锐咬着小指沉痛思考,将心比心,“不觉得心累吗。”

换他从小就得每年花一个月时间待在手术室和控制室里适应新机体,游戏都没得玩,方锐的细胞绝对累死。

林敬言呢,林敬言可不是什么方家最得宠的幺子,他还没被灌输过可以累的思想。



他细细琢磨着这所谓的累,早就麻木得不知所踪。

反倒是被关心的几分躁动的雀跃,倒是活跃得很。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