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赏金

#吃糖吧!
#有一丢丢丢丢丢长,求你们看完!!!

这里的空气并不怎么通畅,刚降过的雨带了点湿气,伴随着蒸发又是热气。传送阵没有动静,但裸露在外的散热器在“突突”地转动。吱呀声一过,被散出的热气顶起的铁盖又合上。蝉鸣、蛙叫、一旁老久厕所飘出来的味道,就像把噪音和臭味揉成一个团,然后直击神经,夏日特殊的暴躁发酵着情绪。

——唐昊快要发火了。
他在磨牙,连拳头都准备好了,只欠东风。


“兄弟对不住啊!”

年久失修的破烂传送阵终于传来了一点破旧废铁才有的音效,毕竟是老古董了,重构人体的功能退化再退化,如今没个八来分钟是不成了。模样还没出来,声音倒是先发制人地抵达了。那是个朝气蓬勃的声音,至少比起唐昊来说。





由疏导口喷出的几股热气,不断显摆着这个传送阵的年头,唐昊猜测再过两次它就报废。

然后是组织分配的队友,唐昊猜测再过两天他也要报废。




方锐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判定了保质期,等他缓慢地等待重构结束,并且费劲地将大包小包从狭窄的通道口拽出来后,他扶了扶头顶的棒球帽,没忘给个和善的笑容。

“嗨,我方锐!”他爽朗地伸手向人,不忘解释一下自己给对方留下的不好印象,“监护人话太多了,没注意就迟到了个12345……什么,我迟到了半小时!!!”

方锐畏畏缩缩地将手机塞进口袋,掩耳盗铃一般吹起了口哨,其间没敢对上唐昊的双眼。

人总是会犯错的。

方锐安慰自己。





唐昊的原搭档离职之后,他就以独行侠的形式在组织待了一年多,所以当他听到随机分配搭档四个字,在他脑子里跟要他去死没有区别。

这就算了,还要搬到他家。这跟入侵民宅有什么区别??

唐昊是个暴脾气,他心直口快、不畏强权,一路捅到顶头上司办公室,大手一拍震起了桌上三两张文件。

叶修眼皮都没抬一下,抬手给他指了指旁边的凳子:“随便坐。”

“我一个人挺好的,不用给我安排什么搭档。”

这话听着跟逃避相亲的20来岁大小伙一样——我一个人挺好的不用,给我找什么对象。

叶修没吝啬什么,一声嗤笑送给对方。但出于身份考虑,他还是官方形式化地给他讲了一段“组织需要你,自由等待你,人人守候你”。





唐昊是听这话的人吗?

不是。




所以叶修最后跟了一句:“不接受也可以,也就是接不了外境任务而已嘛。”

唐昊蠢蠢欲动摔门而出的身子一僵,还是拜倒在腐朽的高层人员手中。






从来没有人规定科技和魔法不能同伴而行,也没有人规定机器人不能和异种一同出现。

器械的高墙封锁了魔法的外泄,那么就会有人钻研出漏洞,将灵魂鸟携带的一缕信息传输到铁壁之外;巡逻的械人拥有再强的智能和热兵器,也比不上先天蛮力的异种一击拳击。

这是一个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世界。

蒸汽随着药草清香的气息一同涌出疏导口,承载魔法阵的老久机械通过一次散气勉强维持了生命。

“没人修修吗。”方锐叼了根刚手贱拔下的青草,还沾了点雨水,涩口与甘甜给味蕾的双重刺激,让他忍不住扭曲了一下表情。

“还能用就不会修。”唐昊言简意赅,将隐藏气息的面罩扣上耳后隐藏的接口。

“……懂,懂,腐朽的资本主义。”方锐将青草呸到一旁,跟着自己的现任搭档一起戴上面罩。

细微的器械搭扣声在方锐的耳边响了一声,随着唐昊开启开关,面罩中隐藏的小型魔法阵浮现出光芒,一瞬之间就将面罩隐于无形。此时方锐呼出的所有气息,经过了多道滤气和筛除,已经没有半点“方锐”的信息。





魔法与器械有多高的契合度?

哪怕是在这个双动能的时代,研究魔法科技学的教授也只能云里雾里讲一段答非所问的天书。

不如说他们是天生敌对又高度匹配的宿敌。





“我没出过远门啊,有点儿兴奋呢!”方锐兴致勃勃地跟在唐昊身后,从包的侧袋扒拉出一条被折得歪七扭八的长纸条,并粗暴地把它展开成地图。

“我们在这吧!”方锐信誓旦旦地指了指地图上的地点,并骄傲地送到唐昊面前。

唐昊目测了一下,距离大概就是,方锐指的东南角,而他们在西北角这样。

“……我们在这。”他实在没耐性等对方自己觉悟,抬手点了点另一个地点。方锐看了看两只手指的距离,不动声色地缓慢挪动自己的手指,直到落在唐昊所指的地方。






他们是游走在城市黑白交界的组织,有多少人恐惧他们就有多少人拥护他们。唐昊带着他穿越了几条小巷,有人在他们背后吐了口痰,也有人热情地给他们塞了瓶水。

当然,吐痰那个已经被唐昊一脚踹出血了。

——由此推测,方锐觉得唐昊应该是强化型的异种,或者干脆就是什么战斗型猛兽的异种。


方锐一路走走看看满是新奇,但始终是没想到组织的“电梯”安排在一个快报废的厕所里。

等唐昊平静地将五毛钱扣在桌面,管收费的人才勉强从报纸上分出三秒注意看了他们一眼,并指了指第三个隔间。

方锐发誓,他是第一次和男人进同一个厕所隔间——当然,他也从来没跟女孩子进一个隔间过。狭窄的空间酝酿出的尴尬与暧昧硬生生盖过了臭味,让方锐甚至忘了捏住鼻子。

唐昊像是天生缺了这根筋。有别方锐小媳妇模样,他脸不红心不跳,熟练地从口袋掏出了一枚银币,将它扣进墙上略隐蔽的圆形缺口。

这墙壁硬生生从白色脏成黄色,上面各色涂鸦张牙舞爪,方锐看着唐昊一脸自若熟视无睹,实在是充满了钦佩。


“惊喜。”



空间跳跃而来的电梯门取代了充满涂鸦的墙壁,立在二人面前。不知是哪个皮仔程序员设定的音效,冰冷又无情的机械男音实在没给方锐带来什么惊喜,顶多带了几分蛋疼。

电梯门闭合后的超重感令方锐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开始所谓“我能憋气几分钟”的挑战。



这种超重感并非加速上升的结果,而是因为空间跳跃带来的压迫。等方锐放松身体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电梯门打开后就直接看到了目的地。

这并非普通的电梯,比起上升下降,他的功能是直接进行空间跳跃,连接不同地点的门。也就是说——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已经是两个空间的相连。这时无论站在电梯里看到教室内部还是厕所内部都是正常操作。

所以唐昊和方锐已经习以为常,这段解释单纯是因为我想解释给大家听所以才逼逼这么多的呢……




等方锐跟在唐昊身后走进房间,电梯门闭合,迅速就进行了空间跳跃。方锐回头打量了一眼,原来的电梯门也恢复为正常的房门。



方锐回头一瞬突然意识到:

他,作为一个单身了20多年的大魔法师。要和一个雄性生物,开启同居生活了。

即使是个gay,遇到这种帅哥送上门的剧情也会有所顾忌的吧,我当初是怎么接受打包上门的条件呢?

方锐站在过道里,再一次陷入了迷茫。





“你是傻子吗?”唐昊随手将银币抛到茶几上的一个玻璃碗中,精准命中,“不懂得把东西放下?”

这种讥讽又准确又毒,连方锐都忍不住在内心嘤嘤嘤了三声

“我的房间……”方锐酝酿了一下措辞,最后还是只吐出一句,“在哪?”

唐昊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正要开口,由手表直接跳出的对话弹窗硬生生将他呼之欲出的“傻逼”二字塞了回去。

方锐看得到弹窗,却听不到对话那头的声音,他只能听到唐昊全程像吵架一样,又暴躁又嚣张地对着像是顶头上司一样的角色说出一些妥妥地会被开除的话。

然后唐昊单方面强行关闭对话,并且抬头对上他的双眼:“……有任务了。”


……您还没被炒鱿鱼,这个区的部长真是太温柔了。


方锐当然是还没坐下又要出门,这次就直接连电梯都没启用,对话那头在被挂电话后尽职尽责还发来了个压缩包,里面理所应当附上了不知名格式的传送阵载体文件。

鼠标点一点……

二人就站在计生办门口大眼瞪门牌了。



这什么,性感大妈,在线聊天?优生辅导,点击就送?

方锐虚着眼转头看了看现任搭档,硬是没想到这个区的反抗部操作这么的魔幻。



“啊……是来接任务的?”从虚掩的门中探出一双眼睛,“进来吧进来吧。”

是个幼稚的童音。

方锐没憋住疑惑,小声在唐昊耳朵边逼逼:“这什么,任用童工?我们接的什么任务,给小区居民分发避孕套?”

“闭上你的嘴。”唐昊的耳际被若有若无的呼吸吹拂得有几分麻,反而变得恼羞成怒起来。



呸,死gay。

方锐看着对方红红的耳垂,委屈巴巴地用一句话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新人呐。”办公室里的小男孩坐在沙发,扶杯品茶,做出了外边60岁大爷的姿态。面前的茶几上摆了两个杯子,茶还是热的。

“是是是,刚从西区调过来。”方锐殷勤地凑上去握了握小孩的手。

他方锐行走江湖多年,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孩儿不简单,肯定是什么不老不死几百岁的异种!



“你跟个五岁的小屁孩殷勤什么劲,正主在这呢。”唐昊是个大方的角,一声嗤笑铿锵有力。

方锐不动声色地抚了抚小孩的手,和蔼可亲地说了几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为打破高墙做贡献”的话,然后一脸茫然地站起来,对着唐昊做出一个“你刚才叫我吗”的表情。


装,接着装。



唐昊不为所动,将刚才连同传送阵文件一起发送过来的信息自手表上一划,放至虚空之中,二指一张放大了文件。

等对方凑上来仔细察看,方锐才终于看到了“正主”。


——一只漏了棉的旧兔子布偶。



方锐恍惚地掐了掐手臂,疼痛感让他清晰地看见兔子布偶一边将棉花塞进开线的缺口,一边用纽扣缝制的眼睛看着资料。

……东区不愧是反抗部十大惊悚传言的出处,连计生办的管理人员都比较不同呢。



“那边那个小哥。”布偶突然扭头看向了方锐,缝制的红色小嘴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咧开,歪头笑得惊悚至极,“你要来陪我……嗷嗷嗷!”

唐昊以一精准暴力的手刃直击对方头颅,打断了它的恐怖发言。




……怎么办呢,现在申请转职还来得及吗。

方锐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当初在西区那点破事,放这都不算事。



“过分!暴力!”布偶委屈地爬上沙发,一屁股坐在小男孩腿上,“我要去投诉你!”

“先把任务结了。”唐昊将任务界面转到对方面前,指了指任务。

“结了也没完!”布偶拍着小男孩的大腿,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

“结了我就把你丢进外面的垃圾桶里。”唐昊咬牙切齿地比了比拳头。

“有话好好说,无辜纯洁可爱的少年方锐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有没有善良人士给我解释一下。”方锐突然举手发言。



“计生办是伪装,这种小破地方,械人怎么可能过来安排什么政府机构。”布偶摆摆手,“骗骗误入的无知流民罢了。全名是‘计划失败的时候大家的生命就只能看着办了’,酷吧。”

“……那你呢。”方锐忍着吐槽的欲望,将椅子往唐昊身边挪了挪,才开口。

“我?呵呵,我……”布偶的表情刚开始诡异,一抬头又是唐昊那张死人脸,立马就变了口气,“好嘛!连开玩笑都不让!那你讲嘛!你讲!”

“他是个游走的魂魄体,可以附身所有无意识的物品。”唐昊言简意赅直接向方锐解释,“那个破玩偶用的比较多,偶尔也会用用羊的玩偶。”




哦,阿飘嘛。

方锐突然释怀。



“快滚吧,我要和我的小伙伴一起玩过家家游戏了。”布偶大手一挥在任务界面上签下了名字,立马开始赶人。

方锐抓住了虚空中的任务界面弹窗抖了抖,转换成纸质稿,开始研究这龙飞凤舞的签名到底写了什么。


总之,这种跑腿的任务轻松又简单,简直就是游戏开场的新手教程呢,了解世界观认识npc,然后获得大量经验。真好呢!

方锐喜滋滋地想。



诸君,方锐这张嘴很灵。




三分钟后,方锐跟着唐昊在这个小道众多的巷子里拐七扭八寻找附近的“电梯”站。

唐昊看起来是走的理直气壮,一点犹豫都没有;方锐看起来也走得理直气壮,毕竟他根本不认识路,往哪走都一样。

“到……”唐昊在一个拐角刚要开口,突然口吃了一下,“到二分之一了,再走三分钟就到。”

“什么!还有二分之一!”方锐大声哀嚎,“我感觉我的脑子已经被拐角强奸了……”



“在这之前,请到办事处走一趟吧。”

红光一闪,二人心下一惊立马闪避,动作之迅速令两人都怀疑地看了对方一眼——这个新搭档,不简单。

阴影处走出一人,言辞彬彬有礼。然而即便他套着人类的气囊,拥有了意识,哪哪都像个衣冠禽兽型的人类,方锐还是能一眼看出来——这是个新型械人。

“A-45型吧,这么牛逼的型号拿来对付我们?”方锐凑在唐昊耳边小声讨论,“原来我们这么牛逼吗。”

“我听得到哦。”对面的械人文质彬彬地推了推完全是凹造型用的平光眼镜,“可别妄自菲薄,两位的悬赏金总额可是天价呢。”


“我代号傀儡。”方锐后退两步做好战斗准备,不忘转头向唐昊开口,“就是那个悬赏金万年老二那个。”

“巧了。”唐昊没好气地开口,“我银豹。”

哦——万年老三那个。

方锐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今天结束就不一样了。”唐昊突然沉了眼色,暴露出一个危险的狞笑,“给我下去吧狗傀儡。”

“操你妈你才是狗!!!!”方锐破口大骂,“你给我在第三名乖乖呆着吧你这只臭猫猫!”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