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机械部不分配男朋友,请自便

#名字不起得骚一点,文都写不舒坦
#机甲驾驶员唐昊×械师方锐
#谈恋爱为什么需要脑子!看对眼就上啊!!!!



“请问机械部会分配男朋友吗,还是要自带。”


方锐刚丢完一张废稿,没忍住又将隐藏的数据窗调出,屏幕被他双指放大拉到面前,然后坦然地在工作时间打开了论坛。

被顶到最前面的新话题带了“热门”的字眼,方锐没忍住进去回复了一句:“机械部分配的男朋友质量不好,容易漏气,建议自带。”



事实证明,十五级的二位编号还带着各式徽章的大佬,水个贴都会被挖出来膜拜。




“拜一拜02届的专业课满分学霸。”

“师兄保佑我期末机械设计图一次过!”

“锐哥又上班刷论坛!管理员快来禁言!”




这就是没有切小号的后果。

方锐磨着牙私信骂了一句了某位林姓管理员,然后戚戚然将被禁言3小时的账号换成小号。

谁曾想一山更有一山高,小号也早被禁言了三小时。




“林哥哥你放过我吧,我脑子里现在只剩下A70FA的零件数据了,我刷刷论坛清脑子不好吗。”方锐一通电话直接劈头盖脸一顿没骨气的求饶。

“刷论坛一定要回复吗,禁言了还是可以刷啊。”林敬言循循善诱,“多接收接收小年轻的意见。”

“都怪你瞎鸡巴禁言!我明天就20岁了还没摸过小女生的手!”方锐越想越委屈,直接将自己的直男大脑和怂逼的心理都甩锅给林敬言。

“不然明天组织给你分配一个男朋友吧。”林敬言跟着开玩笑,“行动部来的,不用充气,携带方便。”



方锐就当这话是放屁。




当然第二天早上,办公室门一开,他看着一位穿着轻便式行动机甲的威猛先生,还是没忍住夹紧了菊花。

“嗨,帅哥……来拿零件设计图吗。”方锐贴着墙壁虚着腿蹭到办公桌后,不着痕迹地从废纸篓掏出一张画了一半的图,“还没画完,就快了。”

“丢回垃圾桶吧。”唐昊茶色的双眸在方锐的小动作上扫了一眼,一开口直接一句直话,“画不出来就算了,少个破零件机甲也能跑。”



唐昊就是这个破脾气,也不是嘲讽,就是顺口。

但方锐不知道啊,他就他妈的贼气。



我方锐这辈子!就没被质疑过械师技术!

方锐磨着牙将废纸揉成一团丢到一旁,对上对方的双眼,指着鼻子开骂:“小兔崽子!回去吃奶时问问妈妈,你哥哥我是什么来头。要是哥哥撂笔不干了,你上垃圾堆找个傻逼帮你画这破零件!”


嚯。


林敬言听着唐昊一句“破零件”,挑了挑眉;还没来得及进去解围,方锐又一句“破零件”,让林敬言又跳了跳眼。

干嘛啊,这破零件还是我的构想呢。

林敬言在心里腹诽一番,还是整理了个能见人的笑容。



方锐平时是个随和性子,开什么玩笑都没事;但提到专业问题,他就跟只没拴住的疯狗一样汪汪汪汪汪。

林敬言加快了脚步,想在两人闹出大事前当个和事佬。



——但他低估了方锐的颜控程度。



方锐本来满腔都是火,恨不能冲上去铁齿咬碎这副他全权负责的机甲,然后打爆里面这个小兔崽子的狗头。

但他有自知之明——当初放了多少防冲击溶剂,现在他就流多少泪。

唐昊也是个暴脾气,被指着鼻子骂小兔崽子,他就开始嫌面罩遮了自己专门给方锐看的嘲讽眼神,直接上手扭开了别扣。热气自排气孔泄出,面罩便自动收缩至颈部。

——方锐一瞬突然觉得,年轻人就该有点血性比较好。



平时行动部来个清爽的小伙,方锐都要吸吸口水再恋恋不舍地去调试机甲,今天行动部票选十大帅哥之一光临,方锐再大的火气都能让这张脸化没了。

也不怪他脑子不清醒。他一个初中开始弯了吧唧的雄性,喜欢的还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长得英气逼人一眼就能让他怀孕的型男,硬是在机械部待了五六年,看着些要么眼镜比机甲壳厚的理论派,要么专修维修专业的肌肉男,生生让同性恋趋向都不清不楚了。


“怎么不吵了,没话了?”唐昊嗤笑一声,把对方锐的专属不屑体现得淋漓尽致。

“话是有话,就是骚了点。”方锐砸吧砸吧了嘴,迟疑地问了一句,“帅哥,歧视同性恋吗。”

唐昊看似钢铁直男,其实也弯出九曲十八弯了。他警惕地瞪着前面这个油头垢面的械师,吝惜地吐了一个字:“不。”

“太好了,帅哥。”方锐激动地拍桌,“我们今晚约哪家酒店!”

咣当一声,门口传来巨响。

林敬言还没进门,腿一软脚一崴碰翻了静待召唤的服务型机械兽,顺脚摔了个屁股墩。

唐昊其实也有点颜控,或者说是个人都不大可能看上方锐那时那个邋遢模样。

结局不言而喻——方锐悻悻而归。




“咋整,我是不是太直接了。”方锐叹了口气,对着面前的林敬言开口询问,“他是不是比较喜欢委婉一点的那种。”

“这是智商问题,已经不能归为情商了。”林敬言拉着抽筋的腿,“……你要不还是先去照照镜子吧。”




………方锐风风火火冲进厕所。



“……靠!”方锐风风火火地冲出厕所,“我说怎么有人拒绝的了我个美少年!都怪我沉迷工作都忘了倒腾自己!”

方锐风风火火地冲出办公室,没忘回来找林敬言要了个唐昊的联系方式。



唐昊,唐昊。

方锐琢磨了两下,觉得连名字都特别合胃口。



“唐昊,有人找。”

唐昊出了机械部还顺路去做了个清理任务,还没来得及卸下轻便式机甲。他正疑惑有谁这时候找他,一抬头就见到队友挤眉弄眼像是在暗示什么。

门口靠了个小年轻,看着十七八岁的模样,身高也就170出头左右,在行动部一堆180、190中显得有点……娇小?他穿着件干干净净的机械部服,185的码被他穿得有几分宽大,宽大的袖口露了点指尖在外面。

唐昊的机甲声刚到,小年轻那头蓬松又柔软的黑色短发被指尖摸了摸,然后抬头露出一副似曾相识的眼镜。



“嗨帅哥,现在约吗?”


人靠衣装被方锐演绎得淋漓尽致,半长的邋遢头发被倒腾得人模狗样,被吹风机吹出了一点日系少年的柔软。那副有些笨重的近视眼镜,现在反而衬得有点显嫩。

那双刚才被遮掩的杏眸,现在显得明朗又闪亮,像是从天上偷了一缕阳光藏进双眼。


他笑得有几分腼腆又青涩,开口却极破坏气氛。

“好看吧,我倒腾了半小时呢。”

“……”

“不过头发还是有点长,我比较喜欢再短一点,这样看着娘里娘气的……你觉得呢。”

“……”

“哎帅哥,别走啊,晚上约不约啊。”方锐抬脚想跟着唐昊进门,却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门外。他正思索着下一次用什么姿势勾引帅哥,唐昊又拉开了门。


“我也喜欢短一点的头发,看着清爽。”唐昊正经地回应了一句,“酒店就算了,先食堂吧。”



方锐很冷静。

方锐转身后开始同手同脚。

方锐内心在开party,八百个摇滚乐队一起嗨那种。



其实他也说不清,怎么就王八看绿豆还对上眼了。反正就是一眼千年一见钟情,一见到那双眼就觉得是这个人。

毕竟也没人规定说,从脸开始爱上对方就不算真正的爱情……是吧!

方锐心里还是没个底,打算从现在开始了解了解对方的内在,以后也好编几句“爱上他是因为内在”这种话。然后三小时后,方锐被他自己设计出来的唐昊专属机甲和杀伐果断的唐昊帅得脑袋发热。

他点开唐昊的联系方式,还没到约定好的“晚上”,就不清醒地发出了第一条“情话”。

唐昊也在了解方锐,只不过他淡定得很,顶多只觉得上面的证件照清爽又青涩,不像刚才那个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地痞流氓。

短信提示一响,本来内心没什么波动的唐昊突然觉得有几分不对劲。他打开短信,没头没脑的一句“唐昊哥哥我要给你生猴子啊!!!!”。

——呵呵,方锐。

他点开备注轻车熟路地打出“方锐”二字,只觉得好像有了几分,迟到了好几年的早恋与初恋交缠在一起的快活。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