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林方]想写很久的片段,喂自己一口热汤

方锐本来就不是什么精致的小伙子,衣服往能穿靠齐,房间往能看靠齐,除了吃有点追求,再长胖点就可以用肥宅形容了。

要是让他知道进了呼啸有个比高中宿舍长更牛逼的存在,他可能合同一丢就缩回去了。可惜,圈里还没有林敬言的传说,方锐一听能当职业选手,泡面吃着就打电话给家里人嘶吼。

回想最初,方锐似乎也有了点所谓“时过境迁”的感悟,给午后太阳烘得全身舒坦,连脑子都开始放假。他将棉拖鞋一甩,整个人缩到沙发,被子一挥将自己一裹,一声90岁大爷做按摩的呻吟发挥得淋漓尽致。

林敬言中午煲的老鸭汤,肉正烂,汤面浮着点油,飘起来的烟都带着香,一口唇齿留香,入喉暖心暖肺,美得他几乎飘起来。

当初嘲讽林敬言老干部,如今才知老姜味美。身上军大衣往体内蒸着热气,甩远的棉拖鞋还印着东北大棉袄的图,那点所谓午后的慵懒,别人做起来是文字青年,方锐做起来大概就是打太极的老爷爷。那范儿,活脱林敬言版老干部2.0。

不行啊,这太舒坦了,撑不住啊。

本想着等林敬言回家,半途就熬不过了,象征地挺挺身子,给自己个挣扎无果的理由,闭着眼就着暖阳睡去

林敬言进了门,就见方锐一副猫儿样,缩在被窝里乖巧得不似锐样,倒是感觉有了点生活的味道。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