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林方]初识

#可能还有后续,但是要看有没有灵感了呢……


九州的天时与主星不同。林敬言从主星披着夜色过传送阵,九州的天才堪堪微亮。大月正与半明阳光争辉,一条巷都笼在朦胧雾气中,皮靴踏着石板的动静在此时响亮不少,听着还有几分清脆。

这条街醒得早。

林敬言侧身给一位老汉让了道——他担上似乎是刚摘下的新茶叶,林敬言嗅到熟悉的味道,在总府闻过数次。一侧,店里收音机开了响,一曲《逃水荒》,花腔清亮地破了晨时雾色。

林敬言也认不出黄梅戏,那一曲宛转绕着耳朵转了一圈,也就听出个咿咿呀呀。





九州星在五星联盟中,但与外界交流甚少。关于它大多资料,都封存在皇室密阁;林家冠着九州古族的名头,但不知几代前便迁至主星,族里算得上九州特色的只剩下姓名。

也怪不得林敬言。




林敬言开了导航,扶着耳机调整几下,顺着女声提示在巷中拐了几个弯,视野由狭隘又转为开阔。他见眼前店门口两只狮子,看着像是木质,却不见英姿,反而懒散趴在石台。

颇有趣味。

林敬言自然不会觉得两只木狮子能有什么能耐,只见距离由远及近。但,只一瞬,林敬言听得细微声响,直觉不妙,他疾步后撤,只见一只木爪破空而至。再一眼,原先趴于石台上的木狮此时竟威风凛凛立于台上,另一只木狮,也是偷袭他的那只,似乎在可惜一爪落空,跃跃欲试挥动着爪子。

林敬言眸中冷色渐深,外机甲受情绪变动调节,迅速变形将躯体包裹其中。日色渐明,光线顺着机甲的棱角反射出凛意。


“停手。”

一声短促命令在诡怪的肃冷气氛中响起,声音听着倒挺清亮。


————可惜。

声音一起,林敬言便知道这一架打不起来。果不其然,只见木狮突然停手,听得木块交叉村落,木狮原先嚣张跋扈的姿态变得有几分木愣,正立在石台上。

发声的人又扬手轻拍两下,木狮便温顺地趴回石台。

林敬言很给面子,也收回机甲——这么一看倒像是听着指令。

机甲顺着意识回缩合拢,林敬言顺势抬眸望向台阶上正立于门侧的青年。这人身上好像并没有外机甲改造的痕迹,看着清瘦,身着一件长衫,手扶一杆长烟斗。靠着改造加强的视力让林敬言很清晰地看见对方的眉眼——有几分玩味。


对方也不啰嗦,对着林敬言挑了挑眉——进店。


林敬言在前台旁落座,打量了几眼方锐,只觉得神秘。看不出深浅情绪,面上倒是显出玩世不恭,长衫都掩不住那点痞气。但能在主星一众老狐狸中买卖情报,绝不是单纯混混那么简单。

林敬言见着方锐将烟枪在手中转了几个来回,都玩出花来了也没见他将烟枪放在嘴边吸一口。反倒是见方锐从抽屉中掏出颗糖,现在忙着吸溜有些融化的糖水。这模样和线上联络时又有不同,明显还是现在看着可爱。

方锐还是想起来有客人在,也尽了地主之谊,为他沏了一壶茶算作招待。林敬言对着方锐温和地笑笑将茶杯扶起,微品一口淡茶算作回应,便做起正事。

他取张略模糊的照片,朝向方锐,点了点镜头中央放大的背影:“问个人。”


他来这就是为了询问一个重要人物。


方锐本还持着笑脸,接了照片的一瞬连笑容都凝固了,却不动声色问了句:“什么人物,能让我们林少将特地跑一趟。”

“我喜欢,想认识一下。”林敬言看着对方表情变动,难得有点玩笑心,这装模作样的看着又有几分逗趣。

……狗屁!

方锐心下对着林敬言龇牙咧嘴,没忘在桌底下对林敬言竖了根中指。但灵机一动,方锐给他写下九州最大“娱乐场所”里头牌的名字,没忘留了个地址。

林敬言拿了信息,一见对方圆润字体觉得好笑,又看到人物信息,对“头牌”身份觉得无奈,才想怪不得方锐神态不对。本还想跟对方再聊几句,但任务紧急,只找方锐要了个联络方式就走。


方锐留联络方式了吗,方锐当然留了。

他留了个外卖电话。


事情顺利,林敬言出了店便往方锐所写的地址赶。木狮还懒散地趴在石台上,也不知道触发机制到底是什么。

他正分心思考触发机制,就听主脑信息提醒,他翻开粗略看了一眼,大致是上将通知他说情报师已出门不在店内,顺带将新的情报师联络方式发给林敬言。


果然这任务不可能容易。

林敬言一想刚才的异常,似乎有什么想法闪过。



数十分钟后,林敬言捏着新出炉的方锐情报,不知是气还是笑得纸都颤抖。

背影是方锐的,怪不得他脸色不太对。那看似不动声色的试探的询问,完全就是慌了。小孩还撑着正经给他一字一句写青瓷楼头牌秋霜的信息,留的地址还是青瓷楼旁边的公共厕所间。

电话呢,林敬言也尝试着打了一遍——外卖电话。



可以,够可爱。

他林敬言就看上这个小孩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