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倏尔

#狐狸精锐×道士昊



唐昊小时见过一次方锐。

那人大清早就着一件里衣,眼里水汽氤氲满是早春的味道。春乏,清晨雾气未散,阳光穿过一层薄雾也没了多少气势,不过给人抚了一面柔光,似是哄着他继续睡去。

师父跟哄小孩似的,推着他洗漱更衣,那人打着哈欠拖着步子。唐昊一低头,那人也不穿鞋。纤细的脚踝束着一根细红绳,他还在家时看过,隔壁家两岁的小娃娃也带着,一模一样,还串了个铜板。

等他回过神来一抬头,那人也正看着自己。唐昊暗道不好,这眼神跟会勾人似的,好看得紧。那人也不恼,眯着眼竟然偏了头对他笑。

无奈这美人开口就没了味道,什么江南水乡什么爱晚亭下,话一出口就成了泡沫。

“小孩,没见过你爷爷这么好看的妖精吧。”

那人逗着乐,占着便宜倒是顺口。唐昊可不乐意了,哪有美人开口就这么粗鲁的。

这眉一皱更是逗得他直乐,指着唐昊对着他师父就喊。

“你这哪捡来的,借我玩几天呗!”

哪有同意的份,那人见没机会了,也顾不上洗漱,跟着小唐昊到处转悠,也不管碍不碍事。没事就开口侃,天南地北什么都说,也不知道说的什么胡话。

“小哑巴,你叫什么啊。”

唐昊不理,将手中碗筷一摆,转身去厨房帮忙。

“我叫方锐啊,知道怎么写不。方圆的方,金兑锐。”

方锐自顾自在手中写着字,没见着转身回来的唐昊,撞了个正着。好家伙,唐昊一个脑袋对着石板路就要磕下去,好在方锐伸手拉了把,不然见血都是轻的。


唐昊有点恼了,当初没见过这么烦的人啊。

“小哑巴,你是不是小老头捡回来的?”

唐昊正恼着,也不顾自己刚刚说的不理,开口随口问了句:“小老头是谁?”

方锐乐坏了,不是哑巴,更有意思了。这兴致一起就不带脑子,不带脑子就瞎说话了。

“你亲口我,我跟你讲。”

“只能亲喜欢的人,不能随便亲。”唐昊从小接受的都是正经教育,哪能随便占人便宜,正儿八经地反驳,反倒勾得方锐玩心大起。

“我这么好看,你不喜欢我你喜欢谁。”

“喜欢人不能只看脸,还要看心地善不善良。”

“我可善良了,山上小动物好多都被我救过呢。”

唐昊没辙了,他娘就告诉他要心地善良,既然方锐又好看又心地善良,为什么自己不喜欢他?

方锐见他还思索起来,一泄气就笑得止不住。


林敬言屋里刚忙完,出来就听这笑声,就知道方锐又逗人玩了。

“唐昊,离他远点,他可是大狐狸。”林敬言这话半开玩笑半正经,唐昊可是真当实话听了。

“是呀,人妖殊途,你还喜欢我不?”方锐趁热打铁,继续逗着小孩,“我可怜呀,喜欢的人一听我是大狐狸就不喜欢我了。”

“……喜欢就是喜欢,怎么能因为是妖怪就不喜欢了呢。”唐昊死脑筋,一板一眼地回答,“我来喜欢你,你是妖怪也没事。”

方锐这时也傻了,扭头望着林敬言满脸“这小孩到底哪来的”,林敬言摆摆手,表示自己没辙。


方锐昨晚刚看的星宿,三星入户,有情人终成眷属。他要是知道这有情人有他一半,可能今天也就没这么嚣张。

但这天下人千千万,偏偏昨日星辰就指自己一人。

谁知道呢?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