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倏尔 2

#大狐狸锐×道士昊

方锐这几百年活得多自在,可能也就林敬言知道。方锐还有什么报应没遭,林敬言也知道。他带着唐昊刚把五雷符练完,方锐就拎着大包小包要走。

林敬言心知肚明,但他不说——不是躲劫就是躲命债。可惜劫也好命债也好,方锐都已经遇过了。这时候跑再远也没用了,命定之人就在这练符呢。

唐昊倒是很感兴趣,毕竟前两天刚承诺要喜欢人一辈子呢。但他正在练符,练符不能分心……他悄悄抬眼看了看门,大狐狸早跑了。唐昊肩一松,有几分失落。

林敬言早看着了,拍了拍他头:“不急,是你的。”

唐昊头一抬,师父笑得跟老狐狸似的。他现在听不懂,长大可听懂了。


方锐占验术数也就学了皮毛,大街上掐指给人算个今日运相倒是没问题;算今生运势,他都怕折寿。若他课上不瞌睡,别说今生,跟林敬言那老妖精似的窥前生都不带喘气。如今连见了命定人都不知道,乐颠颠还以为自己避了个大劫,数百年来同辈的也就数方锐最牛逼。

算上今日,他就躲了十五年;待今日一过,他方锐还是万虚山上逍遥狐。他正美着,右眼突然跳了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可是最后一日,除了差错那十四年可白忙活了!

给方锐惊的,掐指就算起了运势。他正算计着,自然也不看路随意走,对方倒是见着了,竟然也不避让。两人对着走,方锐撞了人满怀,看着跟投怀送抱似的。

方锐算了一半,撞着了人自然那一半都作废了,可给他恼的,抬头瞪人就打算索要赔偿。但这一眼就把方锐给看蔫了,这人怎么左看右看都眼熟的慌,跟林敬言家小孩儿似的……不好!不会小时候逗他玩长大了过来欺负回来吧!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啊!


唐昊见他表情丰富,似乎已经认出了自己,正打算问事,没想到方锐这心思刚停,开口就将唐昊的话挤回去了:“兄台,我见你面色发青,怕是近日有什么大事发生,我这一张逢凶化吉符算积善,在此别别别别哎哎哎你拉什么!”

他张口胡侃给唐昊塞了张低级符,转身要走却被拉着后领子扯回来,差点急得狐狸耳朵都要钻出来了,硬是用手按回去了。

“我见你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唐昊自然是不急着认人,既然方锐想忽悠,那就陪着他忽悠。十五年都等过来了,陪他耗个几时辰算什么。

方锐听这几分怀疑,这小孩该不是没认出自己吧……那感情好啊!他这一高兴表情变得太过明显,笑得半排白牙都给露出来了。

“哪能啊,肯定是我太好看了,做梦梦到过神仙就长我这样吧!”方锐自然找着法子夸自己,也不知羞。


既然不认得自己,那就不是来报复的,安全,安全。他放了心就开始打量唐昊:眉眼跟小时候一模一样,不过小时候那股呆劲都没了,眉一横凶巴巴的,不过长得还是挺好看的,路两旁小姑娘看着都窃窃私语,要不是被眼神凶了现在肯定环肥燕瘦百花齐放围一堆姑娘。

“你这模样哪家姑娘肯上来搭话,小心讨不到媳妇啊!眉头皱得跟欠你八百万似的。”方锐苦口婆心劝导,抬手就给人扯嘴角。

“……呵,不怕,媳妇早就定好了,就是太能跑了。”唐昊见他忙活,倒是真笑了声。

方锐又怀疑了,小心翼翼缩回手。唐昊可不让,抬手就将他手腕抓在手中。

“八百万倒是不欠,就是跑了十五年也不给捎个信。”唐昊一讲十五年语气就加重了,咬牙切齿颇有要咬人的味道。

方锐心哗的凉了,刚才就该赶紧跑,跟他说个什么劲啊!他小心翼翼用另一只手掰着唐昊左手,那手腕细,手可不小,抽不出来啊!

“兄台,我猜你……呃……媳妇肯定有难言之隐,不如给他一点时间,过阵子促膝长谈岂不美哉?”方锐脚已经做好跑的准备了,要不是手腕还在人手里现在先耗一张千里符跑远了再说。

“不用过阵子了,我看今日就不错。”唐昊阴着脸任方锐挣扎,“把你给办了,看你往哪跑。”

“什么!!!兔崽子!!!你爷爷几百年清白身你还想上了不成!!!”方锐惊得场合也不顾音量也不减,热闹一条街都给喊静了。


唐昊刚才的脸要是能镇宅吓跑鬼怪,现在的脸大概能活活吓死鬼怪,咬牙切齿气得发抖,一个字一个字都跟咬着肉蹦出来的:“方锐,你厉害。”

周围姑娘眼中都不冒粉红泡泡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唐昊十五年跟着大妖精修炼,哪能听不清,都在讨论他们床笫之事。正经二十岁小伙也没跟师父讨论过这种事,姑娘讲得火热红了脸,唐昊竟然也红了耳尖,连语气都柔了点。他拽了拽方锐手腕,凑到方锐耳边小声威胁。

“你把我清白毁了,负责!”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