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倏尔 3

#大狐狸锐×道士昊


所谓孽缘,方锐跟唐昊就是完美的例子。方锐怎么也想不明白,他逗了这么多小孩儿,怎么就唐昊这个死脑筋不太一样;不一样就算了,还当真了十五年。

唐昊其实也不明白,小时候的玩笑也就是个玩笑,方锐当初跟他说话要是带了半点认真,唐昊就一张五雷符拍死自己。

但是他心心念念就记得那双眼睛,狐精狐精的,不装山不纳海,星辰闪烁也不入眼,明亮着就倒映了个人影。那双眼就这么亮了十五年,那人影也就清晰了十五年。他从稚童到青年变了多少遭,那人影却从没变过。

人也是,好看得勾人,那双杏眸依旧映人影,眉眼还是当初的眉眼。十五年似乎也就给他勾勒了个薄唇,水润得像刚摘下的蜜桃,咬一口能甜出汁来。


哪都没变,脑袋也是。

几个时辰前方锐被强拉回房,掐指一算唐昊就是那命劫,气得跳脚不理人,耳朵尾巴都出来了,眼睛转都不转直瞪唐昊,颇有瞪死他的味道。

几个时辰后,唐昊出去帮他带了包枣糕,方锐吃得不亦乐乎跟唐昊称兄道弟,撑得打嗝还让唐昊发誓不害他,那架势跟小姑娘逼着情人发誓只爱她一个人似的。唐昊没法真就抬手发誓,签字画押一张方锐手写的保证书。


行了,命劫已经发誓不害他了,这世上还有什么能阻挡他飞升!

方锐美滋滋地,晚饭主动给唐昊夹了根青菜,彰显自己好客之道。

唐昊不动声色,也不告诉方锐这命劫是情劫,享受方锐的“好客”:“咱俩什么时候把婚宴办了吧。”

方锐正品茶呢,人模狗样刚喝了一口,听了这话喷了一桌的龙井。那眼睛一瞪跟林敬言家阿汪看门似的,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怎么,你还想不负责?”唐昊提了音量,筷子一放身一直,凶了吧唧。

“那不是……玩,玩笑嘛……”方锐避开目光举着筷子戳米粒,声音越来越小,唐昊训斥他筷子不能戳饭,他还跟小孩似的放下筷子可怜巴拉玩手指。

那狐狸耳朵耷拉着,天大委屈似的。

“谁跟你说小时候,你早上那一声吼完,我上哪家讨媳妇?”

“……我家还有个表妹,小我一百岁,你看……”方锐急得卖亲戚,小狐狸精都拉出来了。

“我就好你这口。”

“你不能只看重我外表啊,虽然我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但是做人要注重内在!”

“你不是救了一山的小动物,多有善心?”

方锐没话讲了。


自己又好看又善良,难怪唐昊都断袖了就想跟自己在一起啊。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