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方唐短篇]衣服脱了再和我说话 上

#摄影师锐×高中生昊
#我本以为一次就能写完,直到我把上写完。
#看样子还有个下,也可能是中下

#最后一章开车,开大卡车,一路飞驰从福建到青藏高原


方锐知道自己有个怪癖。

有个叫肌肤饥渴症的,自己可能跟那差不多。他就喜欢小伙子,穿着衣服人模狗样,脱了衣服那肌肉线条硬朗清晰,屈肘弯腰不经意间绷紧肌肉。最好还能再冷着脸,看着就能硬。

要是其他职业,他大概也就百度搜搜图意淫一下;摄影师就不一样了,他还能看看真人,然后再意淫一下。


唐昊也不知道方锐什么身份,痞里痞气社会人士,举着相机就随意进出校园了,后脑勺扎了个小辫,也就小指长。女同学窃窃私语,讨论出来——行为艺术。

更让他奇怪的是,就这模样还有女孩子在一旁偷偷尖叫说好酷好酷。

这年头流行艺术小流氓不流行白衣飘飘学霸暖男了?

……那自己怎么还没成校草。


唐昊百思不得其解,撩着球服抹了把汗,摇了摇头运球继续。他没见方锐从他旁边经过,不动声色。

看似不动声色。

方锐内心已经开始播放黄河大合唱了。

本来只秀了个手臂,肱二头肌恰到好处,运球发力时稍稍绷紧,汗顺着线条滑落,被短距离的疾跑甩入空气。中场休息唐昊将湿透的球服脱下,随着粗喘气腹肌起伏,小麦蜜色肌肤散发着男性魅力。双肘撑在腿上放松,抬眼一瞬间却收不住场上的气势。

小狼崽似的。

方锐忍不住了,双手握着相机都开始发颤。他给自己点了根烟,猛吸一口算作麻痹神经。

操他妈,真好看。

等唐昊比完一场,瘫坐上场边座位,毛巾刚擦完头发,睁眼就看见一张名片,那只递名片的手修长,棱角分明,却白皙又不粗糙。

他转头看见个熟悉身影,正是痞里痞气社会人士。

“球打得不错啊。”方锐将一瓶水抛给他,看他投手接过又拉动肌肉,内心悄悄吹了个口哨,“打了挺久了吧。”

“还行,平时有时间随便打打。”唐昊无所谓地耸耸肩,“名片什么意思。”

“……看你挺酷的,要不要试试。”方锐讶于他的直接,停顿片刻晃了晃手中相机。

“有眼光啊!”唐昊就听了酷,少年心性,压着嘴角都压不住眼底星点的骄傲。


……妈的,高中生真好看。

方锐感觉自己要硬了。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