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羁

分享近日墙头:
方锐、上鸣电气、嘉德罗斯、木子洋

[唐方]倏尔 5

#短篇完结撒花!
#大狐狸锐×道士唐

方锐从没见过唐昊这样的。明明最开始先缠着自己要办喜宴,等自己同意了又不开心,逗他玩他也不开心,喜怒无常还不让说小孩子。

重点是!!!

重点是!!!!他还强迫自己摸他下面!

方锐磨牙瞪人,不料唐昊跟没事人似的,该收拾就收拾,该喝茶就喝茶,哄小孩似的还给自己塞了块枣糕,出门前还别扭了下亲口自己额头。

方锐摸着额头独自一人在房间里踱步,觉得自己平时浪里浪荡也算是身经百战,怎么对上个破小孩就这么被动。

不成,不能毁了我方锐几百年的名声!

方锐拍桌而起,决定从细节做起,先勾引得唐昊喜欢上自己——至于甩不甩了他,看具体表现吧。方锐摸了摸下巴,终于打算发挥大人特有的魅力了。

唐昊回来的时候觉得气氛不太对。把之前比作俩小孩打闹的气氛,现在的气氛仿佛踏入青楼姑娘的闺房。他嗅了嗅,好像还特地点了熏香,淡淡的,不甜不腻,跟方锐似的。

哪家妖精进来作祟了?

唐昊抬了抬眉,一张符甩出衣袖握在指间,无风自动,气势迸发。他缓步拐进内房——一只妖精正在床上睡觉。

衣服没穿好那种。

……??????

方锐本来想的蛮好,靠脸吃饭。自己的种族能力算算也有一百多年没用了,再用竟然是为了勾引个小孩,想想都有点儿丢人。但是一切的过程都是服务于结果,只要能把唐昊迷得神魂颠倒,管它什么手段。

他兴致勃勃,给自己裹了件大红衣服往床上一躺,能力一放就将香味散至空中,自己动了动鼻子觉得浓度正好,就摆了个自认为妖娆的姿势等着人回来。

一等就是两个时辰。


唐昊摇醒他时,方锐刚梦到烤鸡腿,还没张口就听到一声四平八稳的“方锐”,跟林敬言当初教他修道时一模一样,吓得他以为下午的课又睡迟了,挣扎着起身发现唐昊一旁瞪着他。

方锐不满了,抱着被子嘟囔着还没睡够,一倒又打算再会周公。

唐昊觉得方锐睡得挺好的,不然下面的帐篷就说不清了。方锐皮肤白的像没出过家门的大家闺秀,一身大红袍凌乱的散在床上,方锐睡姿不安分,本来挂在肩上的衣服被折腾到挂在手臂,上半身几乎都露出来了。他往下一看,方锐两条腿夹着被子一转身,白嫩嫩的大腿都露着,莹玉般细腻。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要多骚有多骚。

也不知道多少人看过。唐昊大概喝了一坛醋,越想越觉得酸。上前把方锐拉起来,也不顾人睡得云里雾里,张口就问:“说,多少人看过你这样!”

要是方锐醒着,怎么也要逗着人回一句“你猜”;问题是方锐睡得脑子都不带了,被不断追问想出个答案就脱口而出,哪还顾得上逗人:“就你一个!”

唐昊心满意足。

等方锐睡够了醒来,发现自己身上衣服穿得好好的,比自己最开始穿得都整齐,衣带系得,跳一趟大神都松不了。

咋回事啊,自己不是绑的松松垮垮的吗?

他迷糊地望向唐昊,发现小孩乐得美滋滋的,也不知道遇了什么喜事。唐昊一见方锐醒了,连忙上去递了杯水,看方锐小口小口把水喝完,可爱得他忍不住又亲了口额头。

方锐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所以然,眯着眼打量一番对方,一副“我媳妇真好看”的模样——方锐摸了摸手臂,果不其然,鸡皮疙瘩一身。

“我睡着时……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方锐试探性地开口。

“没有!没说什么!”

方锐恍然大悟,果然是睡着了讲了什么实话。然后扑上去掐着对方脖子强行解释说是胡话,双腿一勾卡在人腰间,白嫩嫩的手腕晃来晃去。

唐昊也不拦,这点力气也就情人打闹用。

方锐见对方还是那副模样,手上加了点力道,晃着对方肩膀,凶巴巴地开口:“忘掉它!!都是胡话!!我睡糊涂了!!”

唐昊不以为然,反而觉得那张小嘴张口闭口张口闭口,嫣红得像抿了红纸。看着就好吃。

亲上去!唐昊心里刚出心思,嘴上就先含住了对方的双唇。他看着方锐瞪大了眼睛,受惊的小动物模样,不禁更怜惜地轻吮了口口中的上唇。

方锐猛地推开,双腿一曲缓冲着落回地面……然后举着五星攻击符势要使唐昊葬身于今天。

“变态!!!我的初吻!!!!”方锐大呵一声,咬牙切齿举着符就往上冲,没想到对方道行不浅,擒手一拉将符纸抽出收入自己行囊,还把方锐抱了满怀。

小孩子哪里学的撩人!!

狐狸耳朵本来就敏感,化作人性那耳垂也还是敏感得不行,唐昊下巴搁方锐肩上,吐息在耳旁,温热的柔风吹得方锐面红耳赤。本还想再抽一张符,现在却手足无措拉也不是推也不是。

不行!不能输了大人的气势!

方锐转身拉着对方衣领往下,踮着脚就往上亲,一点技巧都没有,磕的唐昊嘴唇都破了,尴尬得不行。方锐咳了声转头假装一切都没发生,唐昊抹了血开口喊了句。

“方锐。”

“……干嘛!”

“回家见家长吗。”

“不见!”

“真的?”

“……假的!”



“方锐。”

“又干嘛!”

“我有没有告诉你,你命劫是情劫?”

“……什么意思。”

“你飞升不了了,得在地上陪着我了。”

“……操他妈!!!唐昊!!!你还断我飞升路!!!”

评论(3)

热度(32)